铁运公司陈彦斌散文——就恋这一把黄土-msyz555明仕亚洲娱乐集团有限公司
您的位置: 首页>msyz555.com>文学天地>正文
铁运公司陈彦斌散文——就恋这一把黄土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11:18:59 来源: 作者:陈彦斌 点击:

“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大风从坡上刮过,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,都是我的歌……”

——题记

每次听到李娜这曲《黄土高坡》,我就好像听到了一位远方游子的心声,那优美的旋律,煽情的歌词一直萦绕在我的耳际,湿润我的双眼,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便会油然而生,牵着我的思念,勾起我的回忆,激起我浓浓的乡愁,把握带到我最爱的黄土高坡上。

我的家乡坐落在离白云山不远处的一座黄土高坡上,穷山恶水的自然条件,造就了祖祖辈辈四季的愁苦。在我的印象里虽然没有多么苦,但是从《平凡的世界》和《血色浪漫》里看到过,也听长辈们说过。黄土高原的人们是经历过艰苦岁月的,他们骨子里最热爱脚下那片黄土地,更理解土地对于他们的重要性。即使不懂《锄禾》的老农、幼童,也会深深体会“粒粒皆辛苦”的深刻含义。

1988年我出生在黄土高坡一个简陋的乡村卫生院。之前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但后来由于一些原因,父亲成为煤矿工人。由于我从小就生活在黄土高坡上,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也是一个根深蒂固、土生土长的黄土高坡人。

后来上学,我带着全家人的希望从小村庄走向大城市,但我始终心系黄土地。当目光越过鳞次栉比的混凝土,就能看到周围的黄土山,黄土地。在我的眼里,城市就是其貌不扬的黄土地的延伸;城市就是水泥排挤黄土的结果。城市和乡村就像两个命运不同的女人,一个有着光鲜的衣服和头饰,而另一个只有裙布荆钗。但我还是深恋这黄土地,犹如孩子之于母亲,任凭她的厚朴、贫瘠,我都能接受。儿不嫌母丑,也就是这么个理儿。

由于黄土高坡缺水,所以我童年的乐趣只能和土有关,在黄土坡坡上玩各种与土有关的游戏,直到现在我还没见过真正的大海,见过最大的海就是在云南见到的洱海,(其实那也不是海——云南十八怪,湖泊当作海)。

信天游是黄土高原上的宝藏,看过《血色浪漫》的人都知道,无论当地老百姓日子过得多么苦,多么累,但漫山遍野都有唱不完的信天游。信天游也是黄土高原的独特艺术,无论是那条沟或者哪座卯里都藏着数不清的正宗陕北名歌。不管你呆在山山峁峁、沟沟岔岔,冷不丁就会从哪条沟里传来粗犷豪迈或者柔和细腻的信天游。

现在我只要回到家乡,我第一件事就是站在村里最高的山顶上,望一望那广袤无垠的黄土高坡和那形形色色的千沟万壑,偶尔伴随着黄沙和黄风刮来。记忆中小时候的村里通讯基本靠吼,隔着沟壑放开嗓子无拘无束呼喊或交谈,现在细细回忆起来,会感觉到那种的美好感觉,真的很美妙、很美妙。

黄土高坡,它就像纯朴憨厚的陕北人,始终伴随历史着的风云变幻、沧海桑田,在时代的演进中展示着它的魅力,放射着璀灿夺目的异彩。随着西部大开发,现在的黄土高坡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儿时的黄土高坡只是一种温馨的记忆了。但唯有对脚下那片黄土地还是那么的热爱。

现在的我依旧还是一副土里土气的样子,就像黄土地给我的一份厚礼一样,我不能拒绝,也无从改变。(作者单位:铁运公司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msyz555明仕亚洲娱乐(msyz555.com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msyz555明仕亚洲娱乐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